探索山坡地资源利用新模式 加强农村土地资源有效利用

  我国山地高原丘陵约占69%,盆地约占19%,平原只占12%。虽然赤峰市整体位于华北平原境内,但不可否认部分旗县区的耕地后备资源匮乏,以翁牛特旗为例,东部的牧区土地相对平坦,西部的农区多丘陵山区,继续靠相对狭小的平原地区解决吃饭和建设问题,显然难以持续。
  一、“人种天养”,种粮积极性减弱。山区地块分散、土壤贫瘠,受自然条件影响大,仍处于“靠天吃饭”的状态。在丘陵山区种粮(如种玉米)除掉人工和农资成本,一亩地每年的纯收入往往只有两三百元,甚至因种植收入和成本倒挂,加之受山区自然条件限制,青壮劳力外出打工,留守村里的多是“老弱病残”,素质不高造成新技术推广困难,导致种粮积极性普遍较弱,导致耕地撂荒。
  二、适用农机有限,集约化程度低。受制于基础设施不足和适用农机有限,山区农业机械推广面临困难,大部分种植环节仍依靠人力、畜力完成。农业转型升级进度缓慢,山区种的小米还是10多年前的品种,产量低,急缺人才和技术,尽管现在各类农技培训很多,但村里老人接受能力有限,组织他们上课往往收效不大。留守农民参与农业产业项目顾虑多、积极性不高,自身也缺乏经营能力。山区往往既缺乏培育新型经营主体的“土壤”,更缺少产业带头人,“合作社+贫困户”的产业扶贫模式在山区的带动规模仍然不足。
  三、市场信息与金融服务不健全。山区不同程度存在市场信息、金融服务不健全,农业产业链条不完整,抵御市场风险能力有限等问题。山区农户接收、分析市场信息和需求的能力有限,几乎没法对市场做出准确判断,导致同质化种植严重,一旦市场饱和、价格下降,对农户影响大。此外,由于产业链不完整,缺少深加工企业,抵御风险能力差。
  对 ?策:
  ——对山区发展特色农业有针对性加大扶持力度。山区生产成本较平原地区高,尤其是基础设施投入大。而政府部门扶持重点是粮食生产,特色农业获得的政策扶持相对较少。希望国家能给予相应的政策支持,如:在撂荒的山区结合生产条件,引导农民种植符合当地自然条件的经济作物,并发展深加工产业,提高产品营养价值和经济附加值。此外,应不断完善农业保险等金融服务,加快农村资源变资产、资金变股金、农民变股东“三变”改革。
  ——可将一些贫困山区纳入生态综合补偿试点。对于位于重要生态功能区、不能大搞建设的特殊贫困山区,将其优先纳入生态综合补偿试点范围,加大转移支付力度,更好带动当地脱贫致富和带动当地发展。
  ——发展生态农业厚植现代农业新优势。探索不损害山林生态、不损害农民利益的山坡地资源利用模式,积极学习先进地区开展的在低丘缓坡上建设的的绿色产业园区,统筹保耕地、保生态、保发展的“三保”要求,不砍山林树木,不毁坡地植被,依山就势利用山地形态进行点状式的设计与开发,大力推广“用地上山”的山坡地利用模式,通过对山坡地资源进行点状布局、垂直开发,既可减少对平原优质耕地的占用,又能从源头上保护耕地和减轻占补平衡压力。
  ——建设生态型农旅融合项目需创新体制机制。探索山坡地资源建设生态型农旅融合项目新模式要创新体制机制。一是规划建设用地的空间和布局,实行“多规合一”,即把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与城乡规划、林地规划、低丘缓坡地利用规划等相关规划进行衔接合一,确保项目按照“依山而建、依势而就”的建设用地要求顺利落地。二是在项目落地后的建设上,按照“房在林中、园在山中”的要求,建设用地需选择山林空地,按建筑落地面积进行等量开发,即:用多少、征多少。项目区内未纳入建设用地的一律按原生态保护和原用途进行管理,严禁大开大挖。三是在农民利益保障上,由于项目建设单位需要大面积征租山坡林地,在制度设计上要求遵循“村民自治、农民自愿”原则,以市场化机制协商征租山坡林地,不搞强迫征租,从而有效保障农民利益不受损。

附件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 【打印】【关闭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