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提升再生资源利用率的建议

  中共十九大报告指出,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,我国存在着人口众多和过度浪费所造成的环境破坏严重的突出问题,这就要求提升再生资源的利用率。目前,我国再生资源利用规模、水平仍处于较低阶段,与发达国家相差甚远。
  ——再生资源利用率远低于发达国家。在发达国家再生资源包含范围广,连尾矿都属于再生资源,而在我国再生资源行业只包括废铜、废铁、废纸、废塑料等,七类废旧物资回收量仅为美国的1/4,回收总值仅相当于美国的1/16。2016年我国钢材生产中废钢利用率仅为11%,远低于美日等国的45%—50%。尽管废纸利用率相对较高,但也仅达到45%,低于美日等国的65%—70%。日本已实现了基本不用铝土而是用废铝循环利用。而我国大量再生资源被当作垃圾处理,尤其是低值可回收物,如废电池、废玻璃、废包装物、废编织品等,更是无人收集。部分再生资源流入非正规渠道,给环境带来风险。我国每年产生的废铅蓄电池数量超过260万吨,但正规回收比率不到30%,大量废铅蓄电池流入非正规渠道。玻璃年废弃量约3600万吨,但约70%废玻璃随生活垃圾处理。废玻璃对环境危害大,烧到1000多摄氏度不熔化,埋在地面上百年不降解。全国年回收处理10万吨以上的废玻璃企业仅有10家,产业化水平偏低。
  ——回收标准缺失且技术落后。一是缺乏专业、规范的回收体系。无组织、无管理、不环保的小回收主体在回收行业中占较大比重,而由于近几年市场低迷,劳动力成本上升,大批回收从业人员退出。回收网络建设的公益属性并未受到充分重视。很多地区的社区回收站点以及分拣中心,没有被纳入城市土地建设规划,而是被行政部门以不符合规划为由拆除,此外,在街道设置交投站、接收站很难,一些居民也不支持。二是产品繁杂,标准欠缺,部分品种甚至无标准可依,给分类回收利用增加难度。各地政府开展生活垃圾分类试点遭遇的共性问题是,缺乏全国统一的分类标准和分类目录,普通群众不清楚哪些是可回收垃圾,哪些是只能填埋和焚烧的其他垃圾,哪些是需要专业化投放和储存的有害垃圾。行业非标准化不但给加工利用和电子交易造成困难,也给政府出台扶持政策,尤其是税收优惠政策带来困扰。三是技术水平较低,缺乏规模优势。再生资源行业尚存诸多技术瓶颈,回收环节分拣粗放,缺少精细化分拣技术,加工利用环节机械化和自动化程度低,尤其缺乏处理规模大、经济效益好且具有带动效应的重大技术和装备。例如:汽车排气管里稀有贵金属种类多,如铂、铑、钯等,我国现在只能提取铂、钯,无法提取铑。我国每年都有很多汽车排气管走私到日本,日本利用先进技术提取,一些稀有贵金属产量在全球排前三位。
  对 策:
  第一,加强顶层设计,探索相关法律法规建设。《循环经济促进法》提出废物资源化、再利用,而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要求废物处置。废物该如何去区分,是再利用还是要处置?哪些要再利用,哪些要再生利用?这些定义都不十分清晰。因此建议加快探索垃圾强制分类法律要求,支持条件成熟地区先行制定出台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管理办法或法规;探索建立生活垃圾分类相关标准体系,发布生活垃圾分类指导目录。
  第二,完善行业标准及规划。完善行业标准不仅要着眼从业标准、产品标准建设,也可进一步明晰再生资源利用途径、行业分类以及进出口管理标准,加快解决再生资源行业存在的“想收的资源收不上来”等问题。出台产业发展规划,明确再生资源产业的功能和作用,确立再生资源产业性质和地位,并将其上升为国家重点培育的产业。
  第三,探索政府购买服务方式,撬动市场力量参与,引导社会各行业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回收处理。以前废纸、废铁、废玻璃价值低,回收人员都不收,加重了生活垃圾处理负担。现在政府托底,由环卫服务公司和社会民营企业共同组建专业回收队伍,鼓励收集低价值回收物,利用“互联网+回收”平台,促使再生资源交易市场由线下向线上线下结合转型升级,减少回收环节,降低回收成本,引领行业发展方向,提高资源利用效率。
  第四,加强部门协调,借鉴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。我国虽在法律中明确产品回收责任,但缺乏实施细则。再生资源涉及垃圾、废品回收和再制造3个阶段,分别由不同部门负责,相关工作缺乏充分的衔接协调。我们可以借鉴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和做法,我国的再生资源相关法律主要是《循环经济促进法》和《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》,国外则有细分的包装物再生利用法、家电再生利用法、汽车再生利用法、家具再生利用法等。发达国家根据“谁污染,谁治理”原则,实行生产者责任延伸制。

附件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 【打印】【关闭

相关文章